用户:ᴀ Tiɢeʀ's heᴀʀT
    去看了《花束 琐碎平淡的爱情真的很催眠 或者说 想过因种种原因可能屈服于这种生活和爱情里 花束》就像是一场空白实验 观察完得出 并不能接受这样状态 的结论 如果平静的生活 要拥有一丝的乐趣 那大概率还是一个人更容易实现 电影的角度 拍挺好的 镜头好看 逻辑合理 引发思考。 >>阅读更多


用户:ᴀ Tiɢeʀ's heᴀʀT
    我怎么能够把你来比作夏天 夏天出赁的期限太短 天上的眼睛炙热酷烈 炳耀金颜又常遭掩蔽 被机缘或无常的天道所催折 没有芳艳不终于凋残或消毁 但是你的长夏永远不会凋落 死神夸口你在他影子里漂泊 你在不朽的诗里与时间相伴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阅读更多


用户:ᴀ Tiɢeʀ's heᴀʀT
    蓄了两年的头发剪了 (反正也去不了海边了) 感觉轻松了起来 狗子产检完在火锅店等我 下课飞速在太阳下狂奔 满脸通红 听着ABCD的无聊八卦 假装关心 实则认真涮肉 身体健康难道不是最重要的事吗? 听闻着不认识的同龄人相继离开 然后再喝酒打天亮的人 属于不在认知范围[无语] 好像刻意培养是有效的 在只能独善其身的时候 不焦虑 还挺好 不做扑火的飞蛾 (有一样受不了飞蛾的人吗 >>阅读更多


用户:ᴀ Tiɢeʀ's heᴀʀT
    出生在四季都盛开花的地方 阳光正好的天气看到路边的花也会驻足 大雨倾盆的仲夏混着雨水的花瓣格外鲜艳 不喜欢逛花店 不喜欢花束 如果在泥土里的花期有一个月 在花瓶里七天腐烂🫥 这也不是原因 只是能看见 一株植物的生命 以时为单位的变化循环 会同样传达的大脑 1%的喜悦 鲜切的花 点亮不了房间 窗外忽而现隐隐约约的色彩 可以。 >>阅读更多


用户:ᴀ Tiɢeʀ's heᴀʀT
    挺多家长的心理问题很严重 情绪不稳定 潜在报复孩子的心理 悲观失望 丧偶式婚姻 对应到小孩身上 真的很惨。 所以 我不理解 催婚这件事 更不接受就算离婚也要结婚这个说法。 早在上学的时候我就会给父母 灌输晚婚理念 也会反向输入相亲对象的具体条件 解释周边催婚朋友的背后原因 长期举例说明婚变案例 说通了 认真沟通了 我父母从没有在这件事情上催过。 每次看见周围被父母辣手摧花的小花骨朵 都希望他们多读点书 强大起来 好好生活读书工作 能沟通就学沟通 不能沟通就独立远离 过好自己的人生。 只有自己能滋养自己。 >>阅读更多


用户:ᴀ Tiɢeʀ's heᴀʀT
    会在走路回家的午后和圆圆打电话 会在扔垃圾的傍晚和啊凯打电话 十年二十年 岁岁年年 南北朝的故事还没讲完 五档 太阳神才刚刚开始 你想念他们吗 并不 从没失去的人触及不到想念。 >>阅读更多


用户:长河
    一川烟草的季节已去,满城风絮的季节来临,梅子黄时雨的季节也迈开了脚步。 乌桕树的嫩芽从去年的旧枝上伴着残留的星点白果阒静地冒出来,在枝头上下各个角落,稀稀疏疏,参差不齐的排着。 生命顽强、无息、周而复始地在变化中挺近。 它贴着院墙生着根。背阳的那面的树枝,堪堪都是背离且贴着墙面,像是和院墙达成了某种约定一样。 闭上眼睛,感受它在春天里的蓬勃气息,也回味着在夏天里它的枝繁叶茂绿意盎然,秋天里它的红色新装丰熟沉稳,冬天里它的光秃秃的嶙峋枝桠。 这可能只有落叶乔木能带来的吧,冬藏,春孕,夏蓬,秋敛,它把时间切成一片一片的,包裹着阳光粒子,被不同的季节咀嚼着。 >>阅读更多
乌桕,搬运侵删,长河,落叶乔木 乌桕,搬运侵删,长河,落叶乔木

用户:ᴀ Tiɢeʀ's heᴀʀT
    今天话变得异常多 看到新闻精神越发亢奋 天上一颗星 地上一阵风 今年的春风更猛烈些 显得有些悲壮 哭也不是 叹息也不是 这里可以不理性是很妙的 可以被很少一部分行星接收到信号却又很少被打扰。 有点想小姨和小舅舅了。 >>阅读更多


用户:ᴀ Tiɢeʀ's heᴀʀT
    test 1 2 1 2 小苏需要情谊 小杨在讲逻辑 我 没有看法 结论是 再接再厉 小时候养成的习惯 同时做多件事 觉得效率OK 在同时看四本书的时候 感统失调了 模仿的开端 恶习的胜利 为了不想让人看懂 而掐头去尾 打散结构的记录方式 究竟带来了什么 雪地里遇见过一只小鹿 远远的碰面又道别 月光被雪白颗粒反射出微光 森林生生不息 听见的不止是耳鸣。 >>阅读更多


用户:长河
    草一和八由大概是一对两三个月大毛色一样的狗兄弟,除了草一腹部那条像一的竖纹白色印记外,几乎是别无二致的。它们可爱灵动,摇晃的尾巴像拨浪鼓,拨动着我的童年时光。 暑假伊始,草一和八由来到了隔壁老黄和我家,因为老黄家缺少像我这么大的能惦记陪着照顾八由的人,草一逐渐的消瘦起来,毛发的暗淡也使皮下的骨头突显着,精神萎靡,畏惧,眼睛浑浊,失去了光彩。 八由则截然相反,毛发油亮,精神饱满,撒娇时就露出圆滚滚的小肚子,四只爪子悬在那挠抓着,尾巴狂扫着地面,憨态可掬。 那时没有狗粮,几乎都是我吃什么八由吃什么,母亲为此说道了好几次,我就趁她不注意把肉埋在白米饭里,嘴里佯装咀嚼,等埋的差不多了就捧着碗去墙角柴禾堆处唤八由,分它一半,满心欢喜看着它吃。有时盆子里剩下很多的时候,它嗅了又嗅,抬头看我,示意它吃饱了。 当我把碗筷放回屋出来寻它时,它嘴里衔着块肉,绕过柴禾堆去往了隔壁老黄家,我往着跟了几步,就见着它把嘴里的肉丢到了后腿曲蹲着的草一跟前,草一就在那吃着,块头几乎小了一倍。 那时不明所以,再后来,月假散学回家时,已不见了草一的身影,八由在墙角柴禾堆那趴伏着,直到我唤它,它才有所觉。 >>阅读更多
草一与八由,搬运侵删,生命之美,长河,自然之美 草一与八由,搬运侵删,生命之美,长河,自然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