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晴天与小诗
    家里是套二,一间主卧,一间客卧加书房,也是我写稿工作的地方 岳母来照顾小周后,一直住在客厅沙发上 我和岳母说过多次,让她去客卧睡床,可她不应,怕耽误我事情 岳母睡觉的被子,早上叠好会放到客卧,这样客厅会利落些,等到睡觉时,我再提前给她捧过去 岳母来这几个月,从来没进过我的工作室,实在是有急事,也只是轻轻敲门,站在外面和我说两句 屋里还没供暖的时候,很是冻人,有一次我写稿忘记给她送被过去。忙到凌晨一点,出来发现岳母盖着棉服,佝偻成一团 她宁可这样睡上一夜,也没有敲敲我的房门,似乎生怕自己的一个举动,就打断了我的思路 我蹑手蹑脚地捧过被子,为她盖上,自责不已 我想起岳父有一次喝醉后,和我打电话说:我最爱的两个女人都在你那,帮我照顾好 岳母一辈子忙着自己的理发店,没做过任何家务,饮食起居全由岳父照顾 如今为了照顾小周,有时我不在家里,看着手机,尽管常有失误,却也做得来四菜一汤 岳母于我的恩情,是无法言表的 是她没有嫌弃我的出身,告诉我单亲孩子会更懂爱 是她放弃了自己的事业,安慰我尽管向梦想努力冲 是她同意了把小周给我,成全了我一个曾经渴望而不可及的梦 有一个家 >>阅读更多
小诗的琐碎

用户:晴天与小诗
    有个事我其实一直没和所有人说,包括小周 我这两个月吧,经常会去一个烤羊排的店打零工 一周大约两天,普遍周末,你们也能看出来,我周末基本不发东西 从晚8点到12点,最忙的饭口,上上酒菜,换换炭,帮着后厨收拾卫生,一晚上能对付个一百出头 没办法嘛,母亲开春手术还没着落,工资有限,积蓄花光,再说我做文字工作这一行,小说也救不了急 我就骗小周,说我加班,也当体验生活了 10月份的时候,我碰见公司领导来吃饭,她应该是认出我了,只不过没说话。她扫了我一眼,便再没看过我 我也婉托其他人去服务她那桌。不是好面子,只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 那次后,领导莫名其妙地给我安排了很多活,不属于我范畴的项目也推给了我,弄得我挺头疼的 工作就是死工资嘛,干再多也没提成。但人的精力时间就那么多,所以再去打零工,写小说,就更觉疲惫 其实说不上她给我穿小鞋吧,那段时间我觉得,她不了解我的处境,只是用点方法提醒我,要以工作为主 直到昨天,公司因为效益又裁了一批,这次主要针对非一线的文职策划类岗位,我却是少数被留下来的 我不知道有没有工作能力的原因,但公司的说法是: 云阳一人兼着好多项目,挺重要的 >>阅读更多
小诗的琐碎

用户:晴天与小诗
    我最近心态出现了很大问题,难自医,难自渡 我看见谁都会笑,也能逗他们笑,但其实我并不开心 我告诉别人生活是温暖的,就连写文章都要想尽办法的留有温热 可很多现实往往太过寒冷了,我也不想和别人说 我总是坚信好人有好报,有钱的时候我会日行一善,这帮点那捐点 如今就算爱莫能助,我也要做点力所能及的公益,哪怕只是将路上的垃圾放进桶里 可我深陷泥潭的时候,我向那些曾经我帮助过的人寻求帮助 换来的只是一次次推脱,或是一句“加油” 加油这个词真好啊,它简直是道德制高点的圣言,完美到无可挑剔 面对一句加油,你说不出任何话来,否则就是自己不知好歹,否则就是自己不识抬举 很多人背后喷我,什么当初是你自愿的,凭什么要求人家再回馈你 对,都对,说得很好。所以我承认是我自己心态有问题 我只是希望有个人让我相信好人有好报,我只是希望曾经无数次的奉献能换来一次援手 我有什么错? 没事还要被冷嘲热讽一句:巧了,啥事都让你遇见了 是啊,怎么就这么巧呢?如果可以选择,谁TM愿意遭这种罪? 我一辈子都在践行着外公教我的道理,如果外公还在的话,他会怎么做呢? 对不起,我今天负能量了 >>阅读更多


用户:晴天与小诗
    这次小周孕检的项目是彩超,可以看见婴儿 小周说:人说怀男孩会变丑,我现在和你越来越像,估计是男孩 说完她还叹了口气,因为男孩 我对她说:你信不信不用找关系花钱,就能知道性别 其实我俩都不好奇,否则早在开始就看了 但小周以为我在吹牛 我嘱咐她,一会进去配合我演一出 做彩超时,丈夫能一起 我盯着屏幕,影帝就位,长叹一声:为啥不是男孩! 大夫一听,斜眼瞪了我一下 我冲小周说道:真服了,我家说了多少遍要男孩要男孩,你不知道啊? 小周眨眨眼睛,立马换上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 我还准备说点什么更过分的,以求效果更逼真,好让大夫过来训我 如果她说男孩女孩都一样,一胎是姐姐也挺好之类的话,那绝对是个女孩 可大夫摘下了手套,摇摇头:行了,别演了 我瞬间有点心虚 老大夫也不看我:你老婆在我这检查大半年了,平常走路抬个腿都给你心疼完了,今天抽风啊 我讪讪一笑 老大夫擦擦手:你不是喜欢女孩来着? 我点头如捣蒜 她接着道:其实这个月份了,告诉你也没什么 我笑出花 “但我就不告诉你!” 我又蔫了 她戴上眼镜,转头冲小周慈祥笑道:给宝宝挑点粉裙子 我的内心,戴上墨镜:不愧是我!! >>阅读更多
小诗的琐碎

用户:晴天与小诗
    “现在都看视频,谁看你写这些啊?” 朋友说这话的时候,我确实反思了一下 我想起很久以前看过的新闻,茅盾文学奖得主,两年的书籍销量不如女主播10分钟 想自己拼了命的卖文章写文章,也凑不齐母亲的医药费。照这个情形,就算有朝一日自己的小说出版了,也是书店角落吃灰的 我时常站在镜子前思考人生,不过这一次我有了新的感悟 我净身高也有个182,小周在一旁总说我腿细的像个姑娘 嗯?!!!你说也是哈 兄弟们,要不我转行吧! 咱这腿也不短啊! 咱也抓住流量密码,赶上财富的班车吧! 你们喜欢看啥啊?喜欢看脸也没事啊,咱也不丑 如果不符合当今网络审美,不行你们给我凑一下 多的话我去趟韩国 少的话我去美甲店,弄套韩式半永久 >>阅读更多
小诗的琐碎

用户:晴天与小诗
    凌晨3点失眠起床,遇见的无语事件 看了一个电影,途中人物有句台词,他策马而立 仰天大笑道:你中了我的奸计了! 我直接就关了,我好怕下一句他再来一个:有本事来砍了本狗贼啊! 寻思看个视频,无意中刷到了一个婴儿低头亲吻身旁的蝴蝶 本来有些眼眶湿润 撇眼看见文案上写着:去世一年的母亲化作蝴蝶,来看5个月的宝宝 我囧着脸隐隐感觉到了哪里不对劲 你等我算算这个账啊,母亲去世一年,孩子5个月。。。 准备登录好久不用的网站写篇小说 把从小到大用过的密码全部输入一遍,无一正确 修改密码时我填了顺手的老密码 结果,嗨,提示我新密码与旧密码不能一致! 还有个事,我是认真问一下你们 我在这里也三年多了,事无巨细,想起来的都会和你们分享 你们记得的多不多?或者多少记得点我么? 感觉这种弱关系社交的地方,今天发的东西,两天后就会被人忘了 每次发瞬间,总有人对我有新发现: 今天才知道,小诗结婚了 今天才发现,你老婆姓周 今天才看见,小诗是男的 其实也没啥,就是下次你们谁再说这话,前面能不能别加上:关注你好久了 要不我乐颠颠地和你唠家常,你转身问我性别 我有点心梗,真的 >>阅读更多
小诗的琐碎

用户:晴天与小诗
    老李昨晚心脏病犯了,含了几颗救心丸,连忙打车给他送到医院 临走前他指着一本旧书,让我拿着 挂上点滴后,我出去给他孙子打电话,两遍挂断,第三遍才接 电话那头很吵,隐约唱歌的声音,听着像音乐餐厅 老李上次住院,我俩就通过话,也没寒暄 我直接说了他爷的情况,他回我:太晚了,市北去城阳不方便,明天吧 作为一个外人,我没资格也不清楚别人的家事 但有些事,不吐不快 我对他说:我和你爷两三年邻居,春节他都是在我家过的。我不知道你家的事,我只知道他儿子走了之后,你妈带着你就改嫁了 如果老李之前真的做过对不起你们的事,你直接和我说,我以后都不会再给你打电话。但是如果没有,只是因为在你记事前就对他没有印象,那他总归是你爷吧? 他挂了电话 回屋后,老李躺在床上,问我和谁打电话呢 我说给小周打的,让她早点睡,今晚陪他 他摆摆手,让我赶紧回去 他拿起那本让我带来的旧书,里面夹着一张银行卡 他对我说:开始以为不行了,差点没能告诉你,小玲(我妈)明年不是要手术么,这一万多给你的 我一时哽咽,转头看向别处,回避着此情此景 老李:云阳,想什么呢? 我拍着衣服回他:那下次能不能先说密码 >>阅读更多
小诗的琐碎

用户:晴天与小诗
    买完菜,小周拎着一兜油菜说要去挑点好吃的 我嘱咐她不许买垃圾食品,便去一旁挑水果 门口会合时,她手里仍然只有那兜油菜,我问她好吃的呢? 她笑着摇头,说没什么想吃的 我随手结过她手里的菜,她也下意识递给我 交接完毕,她好似恍然大悟一般,要抢回来:我拎吧,我自己能行! 平时把我当骡子,今天举止这么反常,我猜到这兜菜定另有猫腻 果然,检查一番,两包辣片藏在其中 小周怀孕后,辣片、辣条这种东西,已经被家里长辈明令禁止了,尤其是岳母来了以后,我也被连带禁止 按照她的原话:小周不能吃,你更不能当着面诱惑她 小周一脸讨好,向我恳求道:趁现在,咱俩路上分光把 我坚决拥护长辈,转身就要回店退了 她一把将我拽住,边跺脚边哀求道:别这样,我不跟你好了,我不跟你好了 我也馋这口好久了,心生一计,干脆来个借水行舟 于是正气凛然道:不退你也不能吃。你妈看见辣条肯定生气,只能我勉为其难了 说着,我拆开辣条,两片卷一片,吃的忘乎所以,香啊! 丝毫没注意,身后的小周早就举起手机瞄准了我 她边录视频边字正腔圆道:妈,云阳当我面吃辣条,馋我 说罢,她手指按在发送键上 问我要辣条还是要命 >>阅读更多
小诗的琐碎

用户:晴天与小诗
    就刚刚,在洗手间。清洁阿姨拎着拖布就踹门进来了,吓得我赶紧提上了裤子 我一边侧身躲一边提醒她:阿姨,这还有人呢... 她好凶,还吼了我:你快尿你的吧,我岁数比你妈都大,啥鸟没见过 >>阅读更多
小诗的头大瞬间,小诗的琐碎

用户:晴天与小诗
    小周是那种不太显怀的,尤其到了冬季,宽松的羽绒服一穿,更是和常人无异 她上班的那趟公交异常拥挤,时常要后门上车 很多民工叔叔都会带些工具,支出来的棍棒木把,也需要躲避一下 我和小周都不是那种会开口的人,更不会仗着弱势向他人索取 所以她时常站一个多小时 外婆和母亲没出事的时候,我天天给她打车 为家人花光了积蓄,也就有些捉襟见肘了 我开始不吃早饭,晚上在单位拖到8点,这样就有免费的盒饭,留着第二天当午餐 有一天小周和我说,班里孩子的成绩要抓一下,每天要早走晚归些 早上5点多,天还灰蒙蒙,我打着手电送她 晚上8点,我在站点等她,车上时常只有她一人 其实她不说我也知道,孩子成绩只是借口 她无非就是想错开早晚高峰,省下打车钱 我时常会想,如果意外可以预见,我一定不会娶她 什么只要和爱的人在一起,一切都不会苦。我不信这种话 看着自己的挚爱遭这个罪,我心里比谁都苦 晚上下班的时候,小周欢呼雀跃地和我发语音说:今天有个阿姨,一眼就看出来我怀着孕,给我让了坐 她开心地和我絮叨个不停,什么阿姨太厉害了,还是好人多 听着她只因一点幸运,就开心了这么久 不知为何,我眼眶泛热 >>阅读更多
小诗的琐碎

用户:晴天与小诗
    第一次听《You are beautiful》是在食堂电视的点播台 男孩偷拿家长的手机,为女孩点的 上面还配着字幕:XXX对XXX说,你永远是我最美的女孩 男孩们聚在一起嬉闹起哄,女孩红着脸低头窃窃私语 很难相信,这是15年前的歌 时间让人感慨,常是如此。昨天之事清晰的连情绪都历历在目,可猛然回首,昨天已经走了很远很远 这首歌不复杂,一句you are beautiful,就能哼上一天 MV也简单,布朗特在雨雪中,孤独地面向大海 网传,这是他为前女友写的歌,得知她已有新欢,两人路上擦肩而过,对视一眼,便再无相见 不过布朗特自己说,却是他喝多后,在地铁看上了别人女友。但那男人身材魁梧,也就没敢搭讪 这两个版本,我愿意相信第一个。我清楚记得,布朗特在轻描淡写的苦笑之下,好似藏着诸多欲言又止 成年人的世界总是口是心非,人们渴望诉说,却无关内容。而是期望有人听懂自己背后的情绪 许多时候你会失望,千言万语最后只能化为一句:没什么的 就像mv的最后,布朗特纵身跃下冰海 数不清的you are beautiful也终是一句 I will never be with you >>阅读更多
小诗的琐碎

用户:晴天与小诗
    之前无意提过一嘴,这么多年遇见的奇葩,说出来都会让人怀疑世界 想着平时多和你们分享生活,不如新弄个标签,和大家聊一些过往趣事 尽管奇葩多指一些令常人难以理解的行为或逻辑,但我不觉得这是贬义词 很多事没有对错,只是很多人不同路而已 况且正是这些鲜明,才会让我几近而立,再想起他们,仍是记忆犹新 所以这个标签叫:人生而立 奇葩有趣 开篇肯定要给我的大学室友 我这辈子没服过谁,他算一个 报道那一天,找到寝室,见到其他三名室友 想着未来都是同住一个屋檐下的兄弟,骨子里那种热情好客不禁再次涌起 于是提议,我请大家一起出去吃火锅 馆子是他们挑的,去的路上要坐大巴,身上没硬币,便让室友帮我投了 因为高中就开始做些工作,所以那时比一般的学生富裕点 四个人大约花了300多,酒后我又提议去唱歌,花了多少也不太记得了 就这样四个人转了两场,痛饮到酕醄 第二天,宿醉醒来,发现室友搬着板凳坐在我床边,一直望着我 我没反应过来,只是冲他笑笑,说等我洗把脸一起去吃饭 洗漱时,他就一直跟在我身后,围着我不停绕啊绕 我不解道:你咋了? 他犹豫再三,对我说: 能把坐公交那一块钱还我么? >>阅读更多
人生而立 奇葩有趣,小诗的琐碎

用户:晴天与小诗
    我是这一刻才明白什么叫一孕傻三年 小周今天加班,饭都做好半天了还迟迟不归 为了锻炼身体,我又去洗了棉服擦了地 实在无聊最后干脆连头发都洗了 做完这么多还不见她回来,吹风机坏了我也来不及等头发晾干 直接翻出来三四年没戴的帽子,披见衣服就出去了 到了小周学校,隔着马路刚好看到她在等车 还没等我和她打个招呼车又来了,我又赶紧无缝衔接地跟着她上了回家的车 整辆车就我们两个人,她没认出我,自己找了个单人座 我也有意坐到她前面 一路上我回头看了她两次,咳嗽了三声,可她全程都望着窗外 最后我干脆举起手机,冲着她“咔嚓”自拍一张 这一系列动作仍然没唤醒她这尘封的心境 我心想这傻媳妇自己老公都认不出来? 这个念头刚落,小周给我发来了消息 她向我求救 说有个死XX在跟踪她[花仙子][花仙子][花仙子] >>阅读更多
小诗的琐碎 小诗的琐碎

用户:晴天与小诗
    小周总喜欢像个爷们一样,骄傲地问我:服不? 我承认她酒量比我好 刚谈恋爱的时候,朋友们吵着见嫂子,菜上齐了,哥们儿问小周:嫂子喝啥饮料? 小周瞅着一桌好菜,茫然道:为啥喝饮料? 酒过三巡,小周端着酒要给我们续杯 几个没出息的趴在桌子上,连摆手加摇头:不能喝了周哥,再喝出人命了 只有我还耿着脖子 小周看向我:还能喝? 我摇头:不能 小周:那你服不 我:我不服 那天起,“不服”成了我最后的倔强 游戏打不过她 “还玩不?” “不玩了” “服不?” “我不服!” 吵架吵不过她 “还有话?” “没了” “那你服不?” “我不服!” 一直到现在,哪怕我做着家务,她也经常莫名其妙地问我一句:你服不? 我当然不惯着她 人不可有傲气,但不能无傲骨 今天不打好基础,明天就会备受屈辱 我正气凛然道:我不服 她也为我变了许多,不会再像喝酒或游戏那样,用实力证明自己 而是选择武力征服 掐脖锁喉我早已免疫,张嘴咬人也能付之一笑 我当然明白,淹死会水的,打死犟嘴的 但你可听,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我早已做好了觉悟,就算真有那么一天 法医也会说:人已经走了,但嘴还是硬的 >>阅读更多
小诗的琐碎

用户:晴天与小诗
    女人的记忆真是神奇 你说好吧,上午我做的家务中午她就全忘光 张嘴就是:一天在家啥也不干 你说不好吧,我只要敢还嘴,她能记得去年吵架是下午4点 而且,这句“一天在家就知道躺着”,已经成她口头禅了 这话我不光生气,更觉得憋屈 但又不能和她吵架 一是岳母也在这,千里迢迢的来照顾小周,真要是吵了起来,她多难过 二吧,我曾经也斗胆和小周切磋过。可她不讲武德,不按套路 她永远不围绕着主题事件。吵着吵着能把我俩读高中的事扯出来。问我究竟有几个好妹妹 这事已经严重影响到我的身心健康,我的茁壮成长了 今天我找出来一张报纸大小的白纸,在上面龙飞凤舞的写下一天干的活: 1.擦地 2.做饭 3.刷碗 4.刷马桶 5.洗衣服 ... 趁着只有我和小周在家,直接啪的一下将我的大字报贴在墙上 小周跑过去盯着读了好半天,连忙撕了下来,跟着我身后:你这干嘛呀? 我微微一笑:知道你记性不好,不知道我干了什么,我帮你记着 她自知理亏,也怕岳母看见,只能满脸谄媚地向我妥协:我错了,我错了 今天真是值得庆祝的一天,有压迫的地方就有反抗 这是我婚后斗争的第一次胜利 越想越是开心,拖地都更起劲了 >>阅读更多
小诗的琐碎

用户:晴天与小诗
    这几天想想我都会乐 前几天参加朋友婚宴,喝的比较多 回去的时候没公交了,就拼了车 中途上来的拼客坐在副驾驶,明显也是喝多了 我喝多了不爱说话,有些人则是侃侃而谈 后来的乘客就属于后者,一路不停向我和司机搭话 出于礼貌,我也一直回他 没几句,他突然问我:小子,你东北的? 我:是啊 他语气突变,满是厌恶:真服了,哪里都是你们东北人 在外多年,这种抱怨听多了,也没再接他这话 看我不搭话,他又吐槽道:青岛快被你们东北人占领了,你们自己没有家? 司机也有些听不进去了,解围道:都是出来混口饭吃,谁也不想背井离乡不是 但那个大哥明显不接茬,仍得理不饶人,转过头,对我提高了音量 “你睁开眼瞅瞅,满地都是你们东北人,一窝一窝的!” 我忍无可忍,问他:你们家说人用一窝一窝的? 他瞪起眼睛:怎么的? 我笑道:这是人话?当初你们吃不上饭闯关东去东北,有人说过你们一窝一窝的? 我俩你一句我一句,到最后直接演变成了他让司机停车,下去单挑 我也不惯着他:行,师傅前面停车 他一马当先下了车,拍着窗户冲我喊道:下来,兔崽子 我冲司机点点头,他也心领神会 一脚油门,回家睡觉 >>阅读更多
小诗的琐碎

用户:晴天与小诗
    我从没在这发过太长的,这次发完,我要歇一段时间,缓和一下自己的情绪 我基本不和人提起我的初中时代,那是我人生中最晦暗无光的四年 其实很多时候,我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洒脱的。有些事,我现在仍然无法释怀 昨晚,初中时期的班长,不知辗转了几道,要来了我的联系方式 他打电话通知我:班主任病了,现在还差点医药费,希望我们这一届每个人平均2000+ 我十分不解:她之前那么能收钱,现在看病没有? 班长说:她给她儿子在广州成家了 我:那全班将近60人,要那么多? 班长回我:没联系到那么多,算上你只找到了不到20个 我真是觉得很搞笑,合计着我接了这个电话,就要平摊到我身上? 我对他说:出于人道主义,我可以捐200,多了一分没有 班长在电话那头轻描淡写道:云阳,那时候大家都小,这么多年都过去了... “那是你们过去了,我没过去。还有,毕业后我没联系过你们任何人,以后也不要联系我。咱们只是恰巧在一个房子里读过书,算不上是同学。” 挂断了电话良久,我仍止不住的浑身发抖 我没想过,有一天,再次听到她的消息,情绪依然汹涌 我以为我忘了,我以为我不怨她了 >>阅读更多
小诗的琐碎 小诗的琐碎 小诗的琐碎

用户:晴天与小诗
    榻榻米下面,翻出了外婆给我缝的坐垫 布料是裁了外公的老西服,蓝色粗布 里面塞得海绵,是她专门去县城买的 冰箱里放了大半盒她炸的辣椒油,好像快两年了 为了它,当时还专门买了火车票回青岛,怕不让上飞机 闻起来没坏,我也一直没吃 我初中时候买的盗版《鲁迅全集》 22块钱,方方大大一厚本 外面还包着书皮,是她从集上接来的传单,上面还看得见洗衣粉9.9三袋 书里的一页还缺了个角,她总喜欢用手沾一下舌头再翻页 小时候我还因此和她吵过一架 昨天同事给我看了个视频,古装美男子焦恩俊说山东话,滤镜破碎 他们笑得前仰后合 我想起来第一次去青岛,临上车时,她特意嘱咐我 去了山东,不许学山东话,你这么瘦,说出来肯定特别土 我那天咧着嘴和她说:我要将东北话发扬光大 你听没听过一句话? 北野武说:灾难不是死了两万人这一件事,而是死了一个人这件事,发生了两万次 我能淡然冷静地听着医生说不行了,我能从容不迫地办理她的身后事,我能笑着和每个前来吊唁的宾客握手 因为这些都还好 难熬的是,我总是反反复复地失去她 在每一天里 >>阅读更多
小诗的琐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