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晴天与小诗
    从过完年,小周和孩子一直在老家。可恶的疫情将我和大小双胖相隔两地,让我有妻不能搂,有崽不能香 历经艰辛,昨天终于接到了她们娘俩 在机场口抱过我的大崽,不远处的空姐们热情地向我齐齐挥手再见 婚姻果真是男人的洗礼,结婚后我好似更受欢迎了 冲着她们摆手致意,小周在我后腰狠狠拧了一把,说人家是和你姑娘再见呢,要点臭脸 回去的路上,我和小周说:崽百天了,该拍组百岁照 小周愁道:算了,孩子拍照不便宜 说完,她好似反应了过来,安慰我道:等有钱再补呗 可我明白,钱可以再赚,但很多东西是没法补的 为了迎接她娘俩,我把家里大扫除了一遍 阳台上洗干的毛巾正随风飘动,我突然来了灵感:谁说一定要花钱拍? 扯下毛巾,叠成羊角包,兴冲冲地给稳稳戴上。翻出自己装修剩的墙纸、吹上几个气球,布景搭台 稳稳很乖,也很有镜头感,配合着我拍了好多张 老人说,家中有苗不愁长。看着镜头中的崽我更觉如此 三个月前,她几乎全天入眠。如今,她会笑,会抬头,会勉强翻身,给我回应 这张照片我和小周都很喜欢。业余,但有成就感 日子就是这样,忙里偷闲,苦中作乐 窘迫,绊不住对生活的追寻 仪式,也不应该与价格为邻 >>阅读更多
小诗的琐碎

用户:晴天与小诗
    青岛的韩国人不在少数,有时在饭馆里,常能听见韩语 这也是我和朋友用来断定一家韩式烤肉店正不正宗的依据之一 晚上吃饭时,邻桌的两位大哥操着一口韩语侃侃而谈 正值冬奥,朋友借着酒意,向我吐槽道:小诗,我很纳闷一点,你说棒子们不择手段的拿到奖牌,他们真会觉得很光荣么? 我赶紧冲他使个眼色:小点声,你知不知道人家会不会中文? 朋友无所谓道:管他呢,最多能听懂点普通话,咱俩说这么快的东北话,本地人有时都听不懂,何况棒子了? 我一想也对,再加上酒过三巡,也不满道:孔子是他们的,唐太宗给他们下跪过。这种话都能说的出口,你觉得他们会知道羞耻? 朋友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嘶哈了一口冲那桌撇道:地儿不大,脸不小 话音刚落,邻桌大哥就起身走了过来 我冲朋友嘀咕道:人好像听懂了 朋友酒壮人胆,无畏道:他要是不服,我今天就和他battle一下 我当然不会看着朋友吃亏,而且酒意正浓,心中竟还涌起了在中国我还怕你了的豪情壮志 大哥走到我们桌前,一改韩语,中文冲朋友不解道:哥们,你为啥说话好像一直在针对我? 朋友:怎么?我说的不对? 大哥挠挠头:对是对 但我是吉林朝鲜族的,不是棒子。。。。 >>阅读更多
小诗的琐碎

用户:晴天与小诗
    转眼间,我的崽就一个月啦 老人总是说,时间不抗混。有了孩子之后,这点越发明显 我常感慨造物主的神奇,好像时间这个东西,对于孩子和父母,已然有了不同的含义,它是孩子的开篇序曲,是父母的计时沙漏 她用自己每天微妙的成长,提示着我们每天微毫的流逝 小周给崽起的小名叫稳稳,因为这小家伙太稳了,小周在产房里都睡两觉了,她还不出来 这名字总让我想起那首歌“我要稳稳的幸福” 希望一切如人所愿,她稳稳地长大,我俩慢慢地老去 我最近常哼哼这歌,借人吉言吧,她给了我和小周稳稳的幸福 稳稳,也要幸福 >>阅读更多
小诗的琐碎

用户:晴天与小诗
    等车时,一位阿姨问我会修手机么 没等我摇头拒绝,她便冲我举着屏幕:手机总是有很多广告 接过她的手机,有几十个闻所未闻的软件,我一样样的问她有没有用。她示意,我就卸载 我等的班车快来了,时不时地,总要抬头看一眼 阿姨也猜到了,问我:车快来了? 我点点头,告诉她:你这简单,等回家了让家里孩子帮你弄就好了 阿姨随口说道:家里没人,就我一个 她又追问道:你坐几路车? 鬼使神差地,我随口编了一路。她提醒我这没那班车,我点点头说一会换乘 帮她弄完后,我漏在外的手已冻得有些僵硬 上了那班已错过三次的公交,阿姨还在身后不停道谢 车上用手机NFC刷了卡,坐在门口的奶奶问我,怎么才能用手机当公交卡 确定了她手机有NFC,她开卡设置。只是教了很多遍,她还是不能理解,手机里的那张“卡”到底在哪 旁边的年轻人不耐烦道:奶,你能不能别磨叽了啊! 我才发觉原来这是祖孙俩,一边接着教老人,一边心里阵阵酸楚 临下车前,老人和我闲聊:孩儿,你耐心脾气真好啊 我笑着说:我也年轻过,和你孙子一样。等自己大了,懂了,脾气也好了,却没人再让我教了 孩子仍低头玩着手机 我多希望这句话,他能听得进 >>阅读更多
小诗的琐碎

用户:晴天与小诗
    记得几年前,一位老板和我说过一句话 很多人发不了财无外乎两个原因:一没脑子,二有良心 这句我敷衍一笑的话,在过后的几年里,让我感触颇深 我错过,也拒绝了很多机会 朋友拉我一起做水果捞,兴致勃勃的我看见那些原材料,皱起了眉 他安慰我:没事,吃不坏的 我问他:那你做的水果捞会让你家人吃么? 他再没和我提过这事 之前服务过的一个做减肥的老板,那个野蛮生长的年代 她对我很好,接触了一段时间,想把山东区域给我 那时的我知道了所有宣传效果都只是噱头 我不好意思说她是骗人,只能笑着摇头说:我不适合 包括现在,哪怕母亲的手术费还差不少,我也不接那些老年BJ品的文,虽然稿酬可观 朋友劝我,要分明白轻重 我总在想,只有我的母亲是母亲?那些买了这些东西的老人,就不是别人的父母么? 那些人后来过得都很好,至少比我好,不会有我一样的忧愁苦恼,也不会有我一般的无能为力 生意人有本账,记录着支出与盈收 婚姻里有本账,记录着被爱与付出 人生也是,你的一言一行都在编撰成书 我不图别人夸一句小诗是个好人,不痛不痒 我只求今天的我看向昨天,纵然跌跌撞撞,也会在人潮中 由衷地为自己鼓鼓掌 >>阅读更多
小诗的琐碎

用户:晴天与小诗
    便衣是真的存在的,只不过我们寻常百姓根本无法分辨而已。这一点我也是今天才知道 小周带着孩子在老家休产假,我提前自己回青岛接着搬砖 老家小县城品少物稀,没有孩子喝的那款奶粉。网上买又贵一些,小周便让我在青岛去店里问问能不能便宜点 和人家磨了半天嘴皮子,让人打了个折,还厚着脸皮要了点婴幼儿泡芙等小赠品 兴高采烈地背着奶粉,在大街上忍不住给小周打电话想炫耀一下 我故作神秘和她皮道:这批货不错,价格很好,粉很新,怎么交货? 真的,我话都没说完,就被俩人“架”拐角去了 他们敬礼,亮证,让我配合一下工作[捂脸哭][捂脸哭][捂脸哭] >>阅读更多
小诗的琐碎

用户:晴天与小诗
    回想单身的那些年里,也曾遇见过颇有好感的女孩,可是每当对方稍有表露的时候,我总是拒绝的不留余地 单亲家庭给予我的好处是从小就知道要自立自强。赤贫如洗的家境也从小就给我灌输了自己与别人不一样的思想 我知道囊中羞涩,所以从小到大我很少和同龄人有过那些共通友情 我明白礼尚往来,所以明知回请不起我也绝不参加同事们的社交团建 我懂得门当户对,所以我时常觉得自己对于任何人的回应都是拖累对方 哪怕后来条件好了,我也时常反思,深谙自己性格的缺失。所以现在更感激我的老婆,小周同学 相识十余年,她是唯一一个坚定不移选择我的人。是她让我免得孤苦终老,没让我戴上那些活该、矫情、注定单身的帽子 感觉不光是爱情,上天的公平似乎在各个方面都能给予我一定的补偿,让人知苦而后乐 父母离异,却有爱我的外公外婆。形单影只,却有视我为手足的胖子。颠踬无依,却也一步一个脚印有了自己的家 前天,岳母和我说,人在出生前,是在上帝那里看过剧本的 不知为何,我回味许久,深感赞同 我想这也是再苦再难,我也从未放弃过的理由 人要相信自己,既然人生一世,是自己挑的剧本。那么这场戏,一定会有让你满意的情节 你们也一样 >>阅读更多
小诗的琐碎

用户:晴天与小诗
    楼上的小两口和我冷战一年多了,原因就是我找他们协商过扰民的问题 他们喜欢带朋友回家聚会到凌晨一两点,然后白天睡觉。划拳声和酒瓶声都还好,最要命的是他们家有套家庭KTV... 单身时无所谓,我自己写稿子戴上耳机也不耽误。和小周结婚后,受影响的也不是我一人了,我才决定和他们说一说 起初想着新小区入住率低,人家可能不知道楼下有住户。所以第一次大半夜他们唱歌时,我提着两袋老家特产,微笑上门 本着真心换真心的美好幻想,以为此事完美解决。结果刚下楼,人家酒照喝,歌照唱 合着我说的话是他们一句没听进去,两袋特产还给人当果盘助兴了 后来又沟通过两次,得到的答复就是:年轻人爱自由,在自己家凭什么被人管? 这两口子油盐不进,连BJ人都不在乎。警察叔叔也挺无奈的,来了就只能是协商,警告 我脾气算是好的出名了,他气的我有两次甚至都和他直接楼下约架了。不过都让小周给我按住了,这也算证明“家有贤妻夫无祸” 小周因为疫情从春节后在老家一直没回来,母亲就偶尔回我这里住住 今早上班,楼上看见我的表情似乎极其纠结,皮笑肉不笑地和我打着招呼 我心想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这睡懒觉的人能起这么早,还和我打招呼 >>阅读更多
小诗的琐碎 小诗的琐碎

用户:晴天与小诗
    我和小周的同学,毕业后就当了演员,他每有一点进步,我都要到处和人炫耀 起初群演,我会反复截屏无数次,只为了那瞬闪而过的一帧,指着屏幕说:这一群僵尸里有我哥们 朋友一脸鄙夷:根本看不清 我会说:下部戏肯定看得清 后来他当了特约,因为身材侧脸和某个男星相仿,会替着拍广告 别人都是会员免广告,我是全网找广告,拉着好友暂停道:这个背影,是我哥们! 有人笑道:连个脸都没有 我很肯定地对他们说:总有一天,他能把脸转过来 有个兄弟,30岁才转行要和我一样写作。他第一次刊登,我专门托老家的朋友给我邮来一份报纸裱上 小周笑话我:自己的一次没买,别人的倒是挺热情 我说你不懂,这是我的徒弟,也是我的哥们 我常觉得一个人优秀与否不只是独善其身,从他身边的圈子也能窥探一二。所以我会为身边人取得的一丝成就而欢呼雀跃 大家都算不上功成名就,有时候彼此聊起,你什么时候当大明星,我什么时候成名编剧 现实付之一笑,未来遥遥无期 人说三十而立,如今我们都到了这个年纪,才知寻常人家,光是努力走着就极其不易 尽管慢,但在前进 我为身旁每一位认真的生活的人感到骄傲,无关出人头地,而是那一份份坚定不移 >>阅读更多
小诗的琐碎

用户:晴天与小诗
    小周有驾照多年,不过日子久了,早就不会开了 自家多了辆小破车后,她想重拾技术。理所应当,我成了她的陪练 我承认,上路后我话比较多,声音也有点大 别急刹 看路,别看我 祖宗,变道打转向灯 祖宗,那是雨刮器... 想着这样既影响安全,又影响别人。便让小周靠边停下,换我开。想起一处人烟稀少的地方,想带她去那里 路上我还专注于驾驶,喋喋不休地说着她要注意的错误,丝毫没察觉她脸上那一抹深藏的隐忍 到了地方,我对小周说:在这练吧,安全 小周:安全? 我信誓旦旦:这鬼影都没有! 小周:真的? 我:真的! 俩人一起下车,擦肩而过时,她突然加速跑了两步,上车锁门,直接踩动车子 我以为她玩心大起,还学起了电影桥段,龇牙笑着跟车跑 “哎呀!燕子,还会再见么?燕子,再见你要幸福啊!” 跑着跑着不对劲,她加速了 我慌了:大姐!大姐你走了我咋办啊?大姐!我手机在车上! 跑回家时,已是晚上八点半 我哈着腰,指着沙发的小周半天没喘上一句,我要夸夸她,转眼间就能扔下我自己回家了 老妈看着我汗流满面,点头满意道:出息了,小周说你今天坚持出去跑步,我还不信!以后每天都要锻炼锻炼 我:... >>阅读更多
小诗的琐碎

用户:晴天与小诗
    之前开公司时,有个客户欠了我6W 她不是无信之人,只是时运不济,还轻生过一次 我不打算要了,怕给她压力,反正当时也是写文章,当随笔练手了 小周说我是“身无半两碎纹银,空有菩萨济世心” 其实很多时候,肯帮你的人,往往是不如你的人 因为大家都是吃过苦的,所以更懂得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昨天客户打电话,说用一辆车抵账 我知道,车不值6W,但聊胜于无 把车开到收车哥们那,他劝我道:小诗,车真不值钱。你也有孩子了,自己开吧 看他连价都不忍估,只好开回家另做打算。30岁前有车有房,是我年少的目标 未料阴差阳错,也算完成了 今天的青岛阳光和煦,沿着海边公路,暖风习习 拍拍打打,弄响了收音机,广播里唱着《故乡的云》 我想起儿时,外公背我求医的日子。绕着山路,熹微出而出,月明而归 我趴在外公肩上,和他说:外孙儿以后有钱,买小车车,让外公坐 一时间情绪汹涌,不禁默念着:外公,你看啊,你外孙儿开上小车车了 拐过弯,到了加油站,八块多的油价招牌映入眼帘,让我面部抽搐 大姐催促道:加多少啊! 我:100吧... 这一脚油门是一碗拉面吧 我心里默念着:外公啊,先别看了吧,我好像也开不起 >>阅读更多
小诗的琐碎

用户:晴天与小诗
    老李走后,我好像今天才算走了出来 其实也不能说走出来 我没情绪决堤,没嚎啕大哭 只是时不时想起,会找个没人的地方仰起头,抹抹眼,洗洗脸 怕人多出丑,只好把自己关屋里 没有剜心蚀骨,却像被抽干了周遭空气,常感窒息 很奇怪我对他为什么会有这种感情,不过是相差几十岁的邻居 因下棋相识,因喝酒相知 他是个孤巢老人,儿子不在了,儿媳改嫁,有个人心心念念却形同陌路的孙子 我是个单亲家庭,跟外公长大,爷爷不认,外公一晃也走了十几年 我喜欢陪他下下棋,但我不喜欢下棋 他喜欢陪我看动漫,但他其实看不懂 我们都好像借着对方,去体验那些从未有过的生活 彼此互补的缺口,同样对家的渴望,或许这就是命运 前年春节,老李和我跟小周一起过的。年夜饭时,他说自己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 那天,我还没幻想过他不在的日子 今天小周打电话,马上回青岛了,商量着给老李买点啥 我沉思许久和她说:他儿媳把他接去海南了,现在天天陪孙子呢 小周很不舍他,但最后还是笑着说好人有好报 好人有好报,这曾经也是我坚定不移的信仰 回想自己笃信这事时,是多么充实幸福 这算是我第一次对她撒谎,像个童话,为了我们共同的期望 >>阅读更多
小诗的琐碎

用户:晴天与小诗
    前晚陪客户喝到趴桌大睡,醒来发现小周的10个未接来电。当时不确定几点了,但我确定我完了 次日,她就对我采取了经济制裁 晚上她坐在副驾:以后每个月,你油费自理 对,就是那个客户没钱抵给我的破车。除了喇叭啥都响,除了轮子啥都动 它也不是毫无特点,至少和小周有相似的地方,都挺能吃 我月月工资上交,出版社的稿费我都直接留了小周的卡号 每个月只有500块午饭来极限求生。这一举动可以直接鉴定为家庭暴力 之前我做过一个梦,梦见小周的爷爷叫周大福,舅舅叫周大生,叔叔叫周生生,连周杰伦好像都有关系 我乐醒了,转过头还问小周:老婆,你是不是隐形富二代 如今我悟了,梦是相反的 跟她有关系的,可能是周扒皮 我据理力争:我开车都是陪你,你按出租车价给我吧 她生气了,一甩车门就下去竞走 我开车跟着,伸出脑袋喊她:美女,打车不? 小周头也不回:打个屁 拐过街角,我又喊道:美女,专车的服务,顺风车的价 小周:别烦我 没招,我只能妥协:一分钱不要,给个机会啦 她这才停下,板着脸道:看你心诚,给你个机会 有意思的是,她上车的一瞬间,我听见街边吃烤肠的小伙惊呼道: 靠,这破车都能撩?! >>阅读更多
小诗的琐碎

用户:晴天与小诗
    2月份,母亲瞒着我来了青岛,找了份麻辣烫的工作 一天13h,全月无休,4800 与家乡低薪相比,母亲很满意。除了之前老板答应过她身体不好,不用搬货,可到了那却背道相驰 起初我坚决反对,没什么本事,但工作以来,一次次手术,还没让她出去赚 马上下次手术,不能累出新病 她有些委屈:不知道手术后,能不能像个正常人 一句话说的我五味杂陈,只能妥协道:那找个轻松的,这老板不行 母亲坚持:他是咱老乡,现在也不好招人 没法儿,我也时常过去,帮母亲分担些重活,老板也乐得一份钱招两人 前几天,青岛不能堂食,母亲卷铺盖回了我这 她自言自语道:我主动提的,员工都闲着,全在混工资 我不解:忙时你任劳任怨,刚闲你主动辞职?! 母亲解释道:小店不容易,别让人为难了 气的我脑袋嗡的一声 我接着问她:你要工资了么 她摇摇头:等他正常营业吧 我体会到了朋友咬牙说我:你真贱皮子,你为别人想谁为你想了? 看着母亲就像在照镜子,我默念着,气她就是气自己 只能微笑道:你老板真好,就让你空着手隔离,没你儿子你不饿死 她反驳道:别瞎说,他给我拿了8斤手擀面 值得庆祝的是,居家七天,昨晚我终于吃完了 >>阅读更多
小诗的琐碎

用户:晴天与小诗
    领导很爱甜品,每次忙完她都会买芋圆甜品,加班的人人有份 开车归途,大家吃得津津有味,我不习惯在别人车里进食,便放在腿上 领导问我,不爱吃么 我坦诚没吃过 她笑道:女的普遍都吃过 车里的姑娘齐声附和 到家时,母亲看着我手里的碗,抱怨道:又买外卖 我解释是芋圆雪砖,不是饭。母亲一脸茫然,不懂芋圆是什么 我突然想起领导那句女的都吃过,母亲在这座城市这么久,却闻所未闻 母亲只比大我18岁,诸多本该如其他人及时行乐的年纪,却都在一肩扛着我的全部 如果没我,她会过得更好。如果没我,别人的日常不会是她的天方夜谭 我把碗塞到她手里,让她尝尝看 有人说知子莫如母。多年相依,我对母亲的了解亦是如此 不能说是自己买的,否则她会埋怨我浪费钱 不能说自己也没吃,不然她尝一口就不爱吃 我只好说领导爱吃,请客多余的才拿回来 她吃得很开心,但没忘叮嘱我:吃人的要回请,拿人的要早还 次日一早,我刚起床,母亲却似乎在厨房忙了许久 她打开锅盖,有蒸地瓜、甜玉米和一团像蛋糕的东西 母亲笑着说:你领导不是喜欢甜嘛?我找视频学的蛋糕,她不会嫌弃吧? 蒸汽弥漫,眼前的她突然有些模糊 但我很肯定:绝对不会 >>阅读更多
小诗的琐碎

用户:晴天与小诗
    今天是小周生日,昨晚十一点这丫头主动找我聊天 12点前我道了晚安,她发个微笑回我“再见!” 我知道她盼着我是12点第一个献上祝福的人。那一刻,我在她心中就是个薄情寡义的逆子 虽因疫情相隔两地,但我早就准备好了 我常听身边哥们吐槽各种特殊节日让他们头疼,不过我倒相反 在我看来,花点心思献下殷勤。能换她一个月不直呼大名,能保我十几天平安无事。这是慈善啊 其实,再心细的男生有时也猜不透女生 况且她们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特殊时期。小周更是出类拔萃,她那几天已不是常规暴躁了,简直是“恨天无环,恨地无把” 我常和哥们分享经验:没事在家兜里揣块抹布,听见脚步就起来擦擦桌子 这么一想,看看油光锃亮的桌面,我更觉得这种特殊日子少了 之前听小周说家里很暖和,棉鞋有些热了 提前一个月,从每笔可怜的稿费里留出一些,给小周买了双鞋。也给岳母买了双 刚刚视频的时候,岳母问我:你媳妇过生日给我买啥鞋? 我说:没有你受的罪我哪有这么好的媳妇 一旁的亲戚夸我嘴甜,岳母也乐了半天连连道谢 其实我还是怕肉麻,没说出心里最想说那句话 我真的应该谢她,谢谢她成全了我和小周 给了我一个家 >>阅读更多
小诗的琐碎

用户:晴天与小诗
    和大家聊个事,咱们就说这人心有多黑 母亲节那天,我把老妈接回来吃了顿饭,没曾想让她因此丢了工作 她自己找了一家火锅店刷碗,一个月可以休4天。上个月一天没休,多干的也没变工资。她思想老辈,哪怕是讲好的休息,她都觉得自己走了给别人添麻烦 我不爱和母亲讨论她工作的问题,一说就拌嘴。我不同意她工作,把她接来只是方便未来手术。她觉得人总要有自己的事情,要不日子太难熬了 这不5月8号母亲节,我让老妈提前请假,我接她回家。换位思考,可能那天比较忙,母亲这么一请假,老板不太开心。但是母亲上个月又一天都没休息,赶上这么个母亲节,儿子要带老妈吃个饭,他又不好拒绝 接到母亲的时候,她在路上还唠叨着:感觉老板不是太开心 我还安慰她别多想,就休息这么一天不会的 结果5月9号一大早,我接到了母亲的电话,她说自己被开了 >>阅读更多
小诗的琐碎 小诗的琐碎

用户:晴天与小诗
    老李走的第二天,身后事就都办好了 没仪式,除了我这差几十岁的邻居,他也没什么亲友 第二次见老李的儿媳和孙子,央求着我带路去老李家,想收拾下房子 确实是央求,他俩对我的态度好了很多。可能之前电视剧看多了,孤巢老人常把遗产留给热心邻居 我熟练打开老李的家门 钥匙是老李给的。担心再像第一次,人倒了,我却在门外干着急 屋里干干净净,空空如也 桌上摆着周末我俩没喝完的白酒,他说留着慢慢品 墙上两张照片,一张是我和小周的结婚照,他说好看,便要走了 一张是去年在我家过春节的合照,他坐在中间,小周挽着他,笑得很开心 女人转了一圈问我:屋里就这么点东西? 我冷脸问她:你是才知道?还是我搬空的? 她沉默走向阳台,从包里抖落开一张全开的白纸贴在窗上,只有两个大字:急售 我笑道:是挺急 女人讪讪道:先贴着,房不好卖 我拿了自己送老李的东西,转身下楼,半瓶酒,两张照,还有一床棉被 被子还有老李的味道,我一瞬间有些恍惚,似乎如往常一样 赶个好天气,晒完的被子暖暖的,我抱在怀里,给他送回去 只是此刻,被是凉的,我是反方向的 抬头望去,窗上白纸黑字的“急售”也在告诉我 老李,走了 >>阅读更多
小诗的琐碎

用户:晴天与小诗
    昨晚和朋友在海边散步,两个孩子翻过了护栏踩在45°斜坡上,下面就是平静漆黑的海水 我急忙跨过去,把两个孩子给拽了上来。儿时的场景仍历历在目,同村人抱着溺水的孩子哭天喊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人间悲剧至今想起来仍心有余悸 我板着脸冲两个孩子凶道:以后再让我看见你们翻护栏,腿给你们打断! 俩孩子撇着嘴跑开后,朋友笑道:第一次看你脾气这么大 我很认真地和他说:如果真有用,至少不会出事 我俩倚着栏杆,一根烟还没抽烟,事儿就来了 孩子带着家长来和我吵架了,不是什么善茬,可能孩子也添油加醋了 家长围绕着“我家孩子我来管,你凭什么骂”的中心思想对我一顿狂风骤雨 朋友气的直跳脚,大声和她理论着 哪怕是被我拉回去的路上,他还生着气抱怨我:我真服你了,居然能一句话不说 我笑着安慰他:和这几年的经历比,这不值得反驳 那么多人情冷暖看过来了,我是这样对他说,也好像在安慰自己。可就是这么一件小事,却让我难受到现在 >>阅读更多
小诗的琐碎 小诗的琐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