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太阳下山了还有灯打开-
    长颈鹿哽咽的时候 是不是特别难受 它脖子那么长 鲸每一次心痛的时候 是不是都痛得死去活来, 谁让它有两颗心呢 蝴蝶是不是特无奈 终在沧海和平凡中选择 那只没脚的鸟 是不是总太惶恐 不到最后都不会知道自己在哪长存 人总在做的事 看着现在 怀念着过往 却独独忘了想想以后 也许我们不是怀念过去的岁月 只是在怀念那个时光里的自己 或委屈 或高兴 唯独不做作 而总被我们忘了的以后 又该怎样安放 你说你想我了 我却突然不知该喜还是悲 我想你的时候你在想着别人 当我突然发现 我没那么多放不下的时候 你又说你想我了 可惜你想我了我未必想你 正如我想你时你未必想我一般 我想你仅仅因为那是你 而你想的却只是那个你想像中的我 这是我的无奈 而你却永远不懂 有的人走着走着就散了 有的人梦着梦就断了 有的人爱着爱着就忘了 我难过因为我哽咽了 没有那么长的脖子却让我难过的一塌糊 。没有两颗心 这唯独的一颗 却真的不够伤 我的沧海还是平凡由我定 我不悔 不怨 只因是我自己选的 有天我容颜以老 那时候谁还会觉得我依旧笑脸如花 最终我也就这样不了了之🚶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