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治愈系文
    前几天,我把分手三年的初恋男友,从黑名单里拉了出来。当天晚上,我收到他的好友申请,看到他发好友申请的那一刻,我忽然之间想起一句话,“朋友圈未必有朋友,但黑名单里总有故人。” 我心里很清楚,并不是所有故人都适合再见,并不是所有的前任,都还能做朋友,所以我没有同意,他也默契的没有再发。好像很多人的感情都是这样,从我们可以做朋友吗开始,到我们还可以做朋友吗,结束。从红着脸遇见,到眼红着再见,我们都在时间的捉弄之下,成为彼此生命中,被翻掉的内一页,成为过去,成为过去里的故人。 有人说我们这一生会遇到2920万人,而两个人相爱的概率是0.000049。所以能够遇到,就已经足够幸运。有相遇,就有离别,有曾经的陪伴,就一定会有半路的退场。可是哪怕准备南行的他没有办法陪我们一路向北,哪怕,他只是陪我们短短的走过了一程,只是短暂的,照亮着我们的岁月,我们也心怀感激,毕竟光是遇到,也算是人生的惊喜。《山河故人》里有句话说,“每个人都只能陪你走一段路,迟早是要分开的。”或许每个人的黑名单里都住着这样的一个人,你深知你们不再有以后,甚至他只是路过一阵子,你却会永远在心里,给他留下个位子。有些人,即使不再见面,还是永远,留在心间。 >>阅读更多
文案搬运工,短故事

用户:治愈系文
    我没有拍照留念的习惯 以致于现在,想念只能去回忆 可时间久了,哪里还记得住呢 剩下的只是脑海里一张张模糊的脸 大概,我这样的人 注定心里装不下太多人 手机里一直存了一个陌生号码,那天打给我,我没有接。显示的地方就是你在的城市,我以为是你,当时想着不要纠缠了。哪怕不会在一起了,我也无所谓。 日子一天天过去,那个电话也没再打过来过。直到那天,天空阴沉沉的,我走在街上,心里突然想起你。要不,打个电话给你吧。 我自以为,我在你心里一直会留有一个位置,你不敢抹去。当电话拨通,响起的是一个陌生的声音。“你好,哪位?”我拿着手机愣愣的站着,四周仿佛定格。居然,不是你。当翻完所有的手机软件,才发现每一个都没有了你的踪迹。 我这才意识到,我是真正的,永远的,失去了你,你离开的是如此彻底,仿佛我们之间从未相识,从未在一起。 你的样子,我也会渐渐忘记 >>阅读更多
原创文案,短故事

用户:治愈系文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分手以后,总是舍不得清除有关对方的任何一点记忆,总是觉得只要没有删除他的电话微信,就能假装你们还没有真正分开,总觉得只要相册里还有你们的合影,还原封不动地保存着你们的聊天记录和语音,你们就仍然还有重修旧好、复合重来的可能。 前段时间聚会的时候,朋友提起自己刚分手时候的状态,他说刚分手的时候,因为舍不得忘记,一直没有删掉对方的联系方式。虽然嘴上已经说着不在乎,但背地里,总是有意无意地翻看着对方的动态,就连她新换了什么样的头像,改了什么签名,都反复纠结琢磨。更夸张的是,每次手机有来电提醒或者有微信提示,他都会莫名的忐忑,总觉得对方想通了,回头了。直到终于有一天,他在她的朋友圈里发现新的感情,他才发现,原来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活在自己制造的幻想里,他以为对方会像他一样舍不得、放不下。但其实对方已经走远,而只有他还站在原地。 我们总是容易陷入偏执,明知道感情走到了最后,分开是最好的选择,可偏偏,放不下,对过往的执念,把自己困在曾经里,兜兜转转,不愿向前。时间久了,我们都会分不清,究竟是放不下对方,还是放不下,那个带着遗憾的自己。我曾经在网上看过一条视频,一个男生,因为没有删除前任的微信,而惹恼了现任。原本现任对他深信不疑,两个人之间相处和谐,从未发生摩擦跟口角。可直到一次无意之间,女生看到男生的手机里,到处都是前任存在的痕迹。相册里有合影,歌单里有曾经听过的歌、前任的电话、微信,各个社交平台的联系方式,他都没有删除。这件事儿成了导火索,两个人因此发生各种大大小小的争吵,感情产生裂痕。男生甚至觉得委屈,最终怪她,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 我们真正介意的其实不是一个微信,不是看似微不足道的联系方式,而是对方,没有彻底放下,而我们在这段感情中的,战战兢兢。感情上的诸多遗憾,在两个人互道别离的那一刻,就该停止了。无论我们有多少惋惜不甘,都该知道,当两个人的缘分走到尽头的时候,比起苦苦纠缠,频频念旧,坦然告别,各自珍重,才更加体面,亦舒说“命运旅途中,每个人,演出的时间都是有规定的,冥冥之中注定,该离场的时候,多舍不得,也得离开”。 错过的人,就让他去吧,那个对的人或许就是在我们放下过去重新出发的时候,在明天,等待着我们。 >>阅读更多
文案搬运工,短故事

用户:治愈系文
    年幼时,母亲曾带我去卜命,算命先生是我们县上出了名的,大家都叫他黑瞎子,因为他总是戴一副圆框墨镜,是不是真的看不见也没人知道。听我母亲说,当时先生只是捏了捏我的脸颊,又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在我额头轻轻一抹 说道:“令郎幼时多灾多难,大人需谨慎注意,等到过了14岁就好很多了,成年前还有三劫,一劫外,一劫内,还有一劫不可说,此生无偏财命,但勤劳可致富,有安享晚年之福”母亲听罢点点头又急忙问,:那姻缘怎么样呢?” 母亲说当时她问完姻缘如何,黑瞎子只是默不作声,挥了挥手,示意让我母亲不要问了,这时又过来一对男女,像是夫妻,上前和黑瞎子交流起来。我母亲抱着我退到一旁,不甘心想要问个清楚,又实在不好打扰,便留下红包就回家了。 我问母亲后来有没有再去找黑瞎子,母亲只说:“那次之后就没再去过了,家里平常事情也多,就给忘了这回事。”今我20有余,回想黑瞎子昔日卜命种种说法,除今后事,无不一一应验。 >>阅读更多
原创文案,短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