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FatalistOnMoon
    因为缘缘脚上有很厚很厚的角质层,每两三天妈妈都要用裁纸刀的刀片削脚,不然缘缘没办法走路。妈妈说每年都要用掉好几盒刀片。 缘缘的脚虽然能走路,但走不快,而且她的皮肤没有毛孔,无法排汗,运动量稍大一点皮肤就会发白,像我们洗澡游泳泡久了水那样。 因为我们要采访邻居,在磨石沟每家每户离得很远,星星点点地遍布在大山上,要翻山越岭才能见到一户人家。小缘缘坚持要跟我们一起走,走到一半走不动了,妈妈背起她,走上不平还有点滑的土路 上山下山已经累得我一身汗了,妈妈好像习惯了一样,不仅不喘,还时不时地和缘缘开玩笑,从路边摘来野棉花和蒲公英给背上的缘缘,让她吹着玩。母女俩说说笑笑地在夕阳下静静地走着,仿佛时间都变慢了。 缘缘的病让她生活困难,外表和其他人都不一样,但她遇上这样一个妈妈,她自己又是那么乐观,每天都嘻嘻哈哈的。其实她比我见过很多物质上富裕的家庭的孩子都要充实快乐,能有这样的妈妈何其有幸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