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人狠话不多
    â€œå½“年一铁棒打掉半树桃儿,讨好似的折腰递给我的是猴子,后来翻云覆雨的那个叫大圣” 檐外的雨下得紧了些,明月偷偷攀上青瓦,剩一指流银掉在了空蝉的庭院,千里山河酣睡。 烛影勾在乌发边垂,耳后簪一枝沾着夜露的瘦长桃花,渡得眼眉也带春色三分。 唇点朱花,翕合轻吻间,便是坠了一春江南的烟雨。 欺身覆在人后背,冰凉玉臂圈绕脖颈,指尖轻描人眉目轮廓。 “大王,奴家可好看?” “好看。” “是世上顶好看的吗?” “那是自然,妲己顶顶好看。” “臭猴子,我好看吗?” “真丑,妲己真丑。” 妲己是在山下的集市里遇见猴子的。那个时候她正眼巴巴盯着一串糖葫芦吞口水,唇角舔了又舔,却奈何掏不出一个铜板来。 “这些糖葫芦,全给我。”慵懒张扬的音色从身后传来,妲己讶然回头,目光里闯入一个……猴子? “你跟着我做甚。”在被妲己亦步亦趋跟着走了三条街两个巷子后,猴子抱着一大团糖葫芦转身。 妲己也不说话,直勾勾盯着糖葫芦。 “想吃?” 妲己乖巧点头。 “那便想吧。”猴子狭长眼睛微眯,眸子笑起来竟有三分像狐狸。 “噢还有,在街上记得收好你的小尾巴,傻狐狸。” >>阅读更多
皮皮的妲己,原创古风,皮皮猪的二傻子,苏妲己,李白妲己💕,侵权即删

用户:人狠话不多
     女贼 长安有一个女贼,无物不偷,上到御赐的夜明珠,下到一盘佳肴,她都偷过。偷完还需得扎上一枚飞镖,以表示“到此一游”。 女贼像是凭空长出来的,官府很头疼,查了她的底细也查不出来什么,还被她偷了人口簿子,扎了一枚飞镖,飞镖下压了一张一条一条,上面写了“梨落”二字。 巡抚恍然大悟,一拍大腿,就开始全程搜捕名叫梨落的女子。 梨落也不是劫富济贫的正面角色,只要是她想要的东西,管你是富是穷,盯上了就偷。梨落曾偷了李嫂的鸡,等李嫂回来的时候,就剩了一地鸡毛。 李嫂告上衙门,在衙门大门口打了地铺,如果巡抚不解决这个事,就在这里过活。没有办法,巡抚只得自掏腰包补偿了李嫂一只鸡,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 “梨。落。” 巡抚是一个好巡抚,女贼却不是一个正常的女贼。女贼在闹市区张贴巡抚的画像,每个画像用毛笔画了一个心。 梨落在偷完东西后,有时会等着巡抚带着一群捕快过来搜捕,然后众目睽睽之下溜走,不伤人,不砸房,就是挑衅。 巡抚找人画了梨落的画像,处处张贴悬赏令,海捕梨落。次日,衙门的牌匾被偷,本来应该是牌匾的位置,扎了一枚镖。 >>阅读更多
会唱歌爱唱歌的boy,古风河图,皮皮猪的二傻子,梨梨梨梨,李白妲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