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人狠话不多
    原来岁月尽头,他爱上的女子终究不是我这样的。 我双手覆满面庞,泪水滑落指缝,我想着那个男子是如何牵着她的手,看尽山花烂漫,锦绣河山。 那时我年纪尚轻,以为十丈红尘里的爱情不过是喜欢至极,爱而不悔。可是后来我才知晓,我们之间独独缺了一个你情我愿。 我遇见他那一年,大约双十年华。灼灼桃花,开在十里八乡。 他在桃花树下吹着玉笛,笛声悠扬,传至我的耳畔。我走近细看,那是一个双眼失明,风华绝代的男子,白衣胜雪,独立于落花时节。 我脚步极轻,他却没有丝毫发觉。 笛声停止,他才彷佛感觉到我的存在。只听得他说:“敢问阁下是何人?” 我的眸光紧紧被他吸引,缓缓说道:“我,我不是故意经过此地,有所打扰,还请见谅。” 他黯然笑了一下:“算不得打扰,这本也不是我的住处。” 我看着他目光无神望着我的方向,试探问道:“你,是不是看不见啊?” 他略微怔了一下,随后说道:“在下确实是双目失明。” 他扳动了玉笛的机关,瞬间那玉笛变成一根拐杖。 他用着那拐杖探路前行,途径我的身旁,不慎被我旁边的石头绊住了脚。 我急忙扶住他,入手感受到的是没有男子该有的强壮,只有病骨羸弱。 >>阅读更多
小猪佩琪身上纹,掌声送给社会人,原创古风,皮皮猪的二傻子,你的他不是我,影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