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⁰⁶.₃₀墩子℘࿐
    秋天的叶子落下。 我和莫云坐在前往太白的高速车上,车上乘客稀少,大多数人都在眉县下了车。我安静的牵着莫云的手,眼睛望着道路两边无尽的峰峦。我们还要继续赶路,目的地还在远方,我从偶尔略过的阴影中瞧见莫云的脸,那张脸写满了警惕,仿佛我们是陌生人一般。 我有事瞒她,不得不瞒,说了对她并无好处。只是她或许也有事没有告诉我,想必我在她眼中也同样阴沉和陌生。 天上的云格外洁白,白的都不像是真的云朵,像在照相馆的布景样虚假。希望渺茫,可还得活下去。在阳光下,山阴里,太白山上,呼啸而过的山风声中。那一刻,我悲哀痛楚却不知如何是好,我紧紧的抓住她的手,可她的手比我还要冰凉。我们清楚的知道,回来时一切都将结束。感情,甚至是彼此的人生。 走,继续走下去,除了如此,谁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反正已经被逼到死角,那就突围吧,大不了一了百了。 我们一路无语互相紧挨在一起,经过最陡峭的弯道时,莫云收到条短信突然就泪流满面,擦干眼泪,随即她将手机关机。她愈发紧紧的抱着我的肩膀。我拍着她的肩膀,一句合适的话都没有。即使现在还未进入冬季,山上的寒风还是像刀子一样。很快车到了。 >>阅读更多


用户:🐂⁰⁶.₃₀墩子℘࿐
    小满下雨 早上出门买了一堆吃的,下午便窝在阳台的小沙发上葛优躺。不知什么时候,淅淅沥沥的雨声将我吵醒,心里有点堵,整个人都有些不好。 很快雨声急沥,砰砰砰落在窗外的法桐上,我爬起来看了一眼,水珠儿噼里啪啦四散乱跳,这一场不合时宜的雨啊。 大约一刻钟,雨声渐渐稀碎,以某种稳定的节奏继续嘀嗒,雷声轰隆隆从对面楼顶传过来,我想那楼顶的美人儿此刻应有“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的戚戚然。 尽管下着雨,空气里的依旧很干燥。我吃了一块核桃酥,喝了一杯白开水,听着不知躲在何处的鸟啼。五二一了,小满的日子,自闭播报过的小节气,可我一点都不好。总有一种莫名的惆怅压在胸口,真讨厌。 二声杜鹃,在更加远的地方咕咕叫了两声。我忽然想起此刻应该是小麦上浆,这场雨在我爸看来应该是“好雨知时节”!只是想起前几日前聊到五月杏黄,我爸说今年我们家没有种小麦,我又不知道还说点什么。 粮食年年有存,用他们话说,家有余粮心中不慌,我以前是嗤之以鼻的,毕竟种一年小麦也不如城里干一个月。只是不知道今年为什么不种了? 现在想想,未尝没有我孜孜不倦的“误导”! 雨还在下,一不小心爱上你!拜拜 >>阅读更多
阿白的江湖,随手

用户:🐂⁰⁶.₃₀墩子℘࿐
    我抬头看了一眼莫云,她似乎用一种轻松姿态在前方不远处努力攀登,向着山顶的古塔释放青春的力量。 身边杂树丛生,不知名的藤蔓疯了一般长满树木之间,途中遇到半山腰的大片结满了瓜子的向日葵。 我们到现在仍然走在同一条道路上,向着同一个目标前进。经过那么多事,我并没有和莫云分开。但是我喜欢的,爱的那个莫云,又有多少还留在我眼前的这个女人身上呢?还是一直以来,眼前的就是真实的她,我理想的那个莫云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 我停下脚步喘了口气,胸口收得紧紧的。莫云听了下来。她关切地问:累了?要不休息一会? 不用,我只是想起山顶古塔里雕刻的《道德经》。我故作轻松地笑道:道可道,非常道。那里可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登上山顶已经一点多,太阳的温度正好,许多树木在风中发出哗哗的声响,有一颗树上叶子尽黄,不时的落下一页一页的树叶。莫云捡了一片。 她开口说:你说人这一辈子有什么意思,得到了那么多梦寐以求的东西,为什么心理还是空落落的? >>阅读更多


用户:温姬
    #付出要不要追求回报 付出多少得回报多少 今日高考,而我却想摆烂![地铁老人看手机][地铁老人看手机] >>阅读更多


用户:熙熙🧚🏻‍♀️
    #端午节 金鱼会飞越喜马拉雅山 麻雀会潜入马里亚纳海沟 岩浆里会开出美丽的小花 彼得潘会长大 而那时你喜欢的人就会跟你在一起 金鱼不会飞 麻雀不会游泳 花在岩浆里无法生存 彼得潘总是长不大 我的意思是你不会和我在一起 #SoulReal配 #SoulReal情感 #恋爱脑 #网络恋人日记 >>阅读更多


用户:🐂⁰⁶.₃₀墩子℘࿐
    唐雪影双脚一顿,一个旱地拔葱就飞了起来,顺着何道人的踪迹跟了过去。 看着二人消失在院墙外,小厮这才抹了一把汗,轻轻舒了一口气。冰糖笑盈盈的打量着小厮黝黑的脸庞,开口说道:“这位小哥,不知道陈管事这会来找我们有什么事情?” 小厮叹了一口气:“小仙师有所不知,这黑石城绕城有一座法阵,如同一口倒扣着的大锅,隔离了桃成蹊那边飘来桃花的上的魔毒……黑石城方能在此立城,不受桃毒影响,还能利用桃毒防守城池,一举两得!” 冰糖撇了撇嘴:“小哥,这话往后再说,陈管事到底来做什么?” “小仙师,您真误会我了”,黑衣小厮大急,“陈管事这次来给各位仙长送护体灵符,实际上就是微缩版黑石城法阵,可以保护佩戴者,避免桃毒的戕害!” “原来如此!”冰糖恍然大悟,白胖子管事此来是送出门凭证来的,有人不想让自己这一行人去桃成蹊啊!他随即问道:“那护体灵符何在?被抢了去吗?” “在小人身上!”小厮随口说道。 “嗷,”冰糖突然掏出黑石短剑,对着黑衣小厮的胸口,狠狠捅了进去。猝不及防,黑衣小厮捂着伤口,血流不止。 原来冰糖觉得刺客既然那么厉害,瞬息之间杀了陈管事,何不顺手将这小厮一并收拾了事? 他在撒谎…… >>阅读更多


用户:蜻蜓队长也铲屎
    你还挺会找地方趴着啊。。。 #亿万IwanLee #SoulReal萌宠 #铲屎官与猫的日常 #手套色布偶 #Soul星热榜#猫 #撸猫撸猫撸猫撸猫撸猫撸猫撸猫 #谁家的小猫咪像人一样啊 >>阅读更多


用户:🐂⁰⁶.₃₀墩子℘࿐
    我想了想说:你我不过是活在红尘中的饮食男女,没有这一次的变故,被逼的没有办法,相信不会重新回到这里,世间的事情,不是对就是错。没有追求,也没有那些代表欲望的东西。人类社会,怕是该灭绝了吧。 她说:原来如此。我们都不过是群可怜虫罢了。 “是呀,没有谁对不起谁”,我说,“大部分时候,我们只是互相对不起。” “那你还愿意和我一起永远相守在这里吗?” “我不知道!” 她笑了…… “时间会给我们答案,我们只需等待。”说完,我一阵难过。 我看着远处的山峦,任凭风吹过脸颊,枯黄的树叶一片片落下,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一个我也不知道的答案! (完) >>阅读更多
阿白的江湖,叶落时分

用户:🐂⁰⁶.₃₀墩子℘࿐
    “何牛鼻子,不服气,你选个时间,单挑?” 冰糖即将踏入房间,忽然停下脚步,手扶着实木门框,头也不回的问道。 何道人只是讪讪笑着:“冰糖小老弟,我托个大,虽然蹉跎岁月,江湖上混了个虚名,哥哥我可不敢忘了风雪居的那一夜!” “无趣!” 冰糖随口念道:“须知少时凌云志,曾许人间第一流。哪晓岁月蹉跎过,依旧名利两无收。你们这些成年人,只知名利,都忘了凌云志啊!” 何道人那里愿意接他的话茬子,只是目视远方,手抚下颚,做沉思状,奈何他虽然是个道人,却面白无须,只能抚了个寂寞。 光头和尚白铁余打破小院中的沉默:“二位,那白…陈管事,真的西去?” 唐雪影点了点头,随即开口问道:“我小师弟说你和这刺客,大有渊源,你可有话说?” “北狄人让我做他们的暗谍!” 白铁余站起身来,端正自己的僧衣,大大方方的说道:“北狄人被黑石城禁止踏足桃成蹊,一直觊觎其中机密……” “小小蛮族,也敢染指乾元秘境!” 何道人正气凛然,口中尽是鄙夷北狄人的狂言浪语。唐雪影笑着对他说:“别动不动就蛮族蛮族的……想当年,北狄人也曾入主北俱芦洲,纵然是被赶出北俱芦洲时,还有天下第一奇男子全呆保……” >>阅读更多


用户:余生有你
    #你的朋友圈几天可见? 我选择:没设置。主打一个真实,也没什么不可见的的内容。 >>阅读更多


用户:昼夜交替的飞手
    #别在生活里预支烦恼 我选择:看事情大小。重要的人生大事必然要早做准备,日常小事则随缘处理。 >>阅读更多


用户:花见花开
    #大人也要玩玩具 #今日宜宅家 #父母眼中的爱情观 不怕你们笑话[哭惹R]我爸去世时我才15岁,我妈当时哭到瘫睡床上,只有我跟着司机去殡仪馆,填好那些材料,最后推我爸出来给我确认是不是,一打开全都黑了,我认不出是他…火化完小小的一个罐子装着他,我抱着坐车到墓地,请了人帮我挖的坑,我一个人拜了。17岁我妈去世,我冷静的处理完所有事,那晚在他们的墓地坐到天亮⋯ 他们最后的日子里身边只有我,没有亲朋好友,他们生病时都不跟我们有来往了。每年生日都会梦到他们带我回到小时候的家,爸爸看报纸妈妈做菜我在院子里玩.但我不过生日,我爸在我生日那天走的我妈在我生日前一天 今天是我的生日🎂突然想吃碗面 但我买不起了 兜里什么都没有了[哭惹R][哭惹R]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