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墨韵笔沁
    能接受自己生命好的一面,也能接受自己生活差的一面,这是成熟。修行的路上,我们都是凡人,凡人自然有七情六欲,生离死别,接受残缺不完美的自己,才有美好耕耘的希望。 不对他人进行诋毁及攻击,这是修自己的德行。生命的轨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不伤害别人,因为懂得因果的好坏,最终都会回报到自己的身上。 不擅自评价他人的观点和意见,这是谦卑及敬畏。世间万物的存在,都有合理的因素,微笑而礼貌不语或安静倾听,这是给予他人的尊重,也是自己的修养。 ​生而为人,不要忙于别人的认可,你要做的是你自己,去见天地,去识万物,最后去见自己。🍵 >>阅读更多
自律对一个人影响能有多大,书法练习,每日练笔,书法作品 自律对一个人影响能有多大,书法练习,每日练笔,书法作品 自律对一个人影响能有多大,书法练习,每日练笔,书法作品 自律对一个人影响能有多大,书法练习,每日练笔,书法作品

用户:清醉
    后来,我对所有人都说喜欢,却又谁都不爱。有人说我渣,说我贱,说我婊。那又怎么样呢?我从那以后再也没有说过我是好人,只是放纵自己过自己想过的日子。 我开始化浓妆,穿各种裙子,踩细跟的小鞋子,和不同的人暧昧,又谁都不靠近。我认认真真爱一个人的时候,除了心碎什么都得不到,可我暧昧成瘾,他们反而更加着迷。你看,我努力想得到的永远得不到,不在意的到手却轻而易举。 我滥情且薄情,可是他们都不介意。 三类人我不碰,心机太深的骗子,真心倾付的傻子,不谙世事的孩子。我不认为我是好人,但我也不想让所有人变成坏人,太累。 他们送我口红,我回他们袖扣,上面刻了我名字的缩写。我不知道他们会记我多久,我说过再见以后就真的再也不见。大家都心知肚明,不过是寂寞久了却又暧昧成瘾,不争不吵还不纠缠,最后也方便好聚好散。 脱掉高跟鞋卸了妆,我还是喜欢粉色的睡衣和毛绒绒的拖鞋,抱着抱枕看少女爱情。越是谁都不爱,越渴望小时候嗤之以鼻的平淡。 自从你走了以后,我便谁都不爱。 >>阅读更多


用户:清醉
    其实我不是第一面就喜欢上了他的。 我从来都不是相信一见钟情的人,很多时候那只是颜狗的借口,因为我也是颜狗。 初识对他的印象一般,很多事情很多话,我只是习惯性的礼貌行为。直到我沉迷他的歌,沉迷他的嗓音,恰好是我最喜欢的那类。 开始和他聊天,拼命找话题,每天说早安说晚安。我以为他于我,就像十七他们一样的存在,会是我喜欢一段时间然后就喜新厌旧掉的产物。 不知道是谁先撒了网,他捞到了我的心。 从那一刻开始,我知道我们再也做不成朋友了。因为我喜欢他。 喜欢一个人,会变得小心翼翼,会揣摩他的心思,因为他的一句话情绪大起大落。我知道这样不好,可就像知道烟有毒酒易瘾,这个时候哪里还控制的住自己。 在每个夜晚清醒的告诉自己不可能,又在每个清晨鼓励自己再坚持一下。 最终我没舍得撒网,自然也没留下他的心。他带着我的心走了,去了另一个女孩子身边,把一切都交给了她。 这是命,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是我的命,是他的命,是她的命。 我在那个瞬间知道我们做不了朋友,可我也知道,我们成不了恋人。最好的结局是我不说破我们依旧是朋友,最差的结局也不过形如陌路,我当你没有来过。 >>阅读更多


用户:清醉
    今天什么都不写了! 因为我!热死了! 如果你不肯留下,就不要再回来了。或许那把钥匙还压在花盆下,或许你今天回来我还是有点喜欢你。 可你还是走了。 我不知道新买的那瓶草莓酱丢到了哪里,不知道今晚洗的衣服明早能不能干,不知道你还会不会再回来。 我会买新的草莓酱,橱子里还有其他衣服,钥匙可能一直压在花盆下面,但我要让你知道,那只是因为我懒得把它拿出来丢掉而已。 今天你回来,我可能会笑着和你说好久不见。 总有一天你拿着钥匙打开门的时候,我会对你视而不见。 >>阅读更多


用户:清醉
    21:38,我在街上闲逛。大概是因为端午节日的原因,这个时间街上的人依旧不少。前面有个男生,抱着一只盒子,和一个女生不知道在说什么。女生摇了摇手走了,他微微弯腰,感谢完向我走过来。 “你好打扰了,请问可不可以帮我编一条五彩绳,我在为我的爱人祈福。” 我看了看他的盒子,巴掌长的五彩丝线,一根根裁好整齐的放着。旁边有编好的五彩绳,二十几根。 端午祈福,是某个种族特殊的求祭方式。每年端午这天,上街寻找和过世者生前特征相似的人,请她用淬过灵识的五彩丝线编一条五彩绳,为逝者祈福。积攒五万条,在巨兽清醒的那天供奉,过世者便有机会起死回生。 我记得,巨兽已经一千多年没有醒过来了。 “你攒了多少了?” 他愣了一下,“一万八千五百四十八,加上你这一条。” “我再找几个人帮你,你把你的故事讲给我吧。”我带他回了茶馆,故事听完,我在五彩绳里偷偷加了我的神识。我喜欢他的故事,就算最后没有攒够五万条,巨兽估计也会卖我个面子。 凌晨了,端午结束了。我打开那只檀木盒子,看了一会又轻轻扣上,终究连个祈福求祭的人都没有。 如果以后有人请你祈福,希望你可以停下来帮一帮他,你不知道他为了心爱的人在人间已经徘徊了多少年。 >>阅读更多
茶馆里的故事,端午五彩绳,每日练笔

用户:清醉
    我活了几百年还是几千年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从有神识的那天起,每一天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浑浑噩噩。 我看街上敲锣打鼓喜气洋洋的一片红色,他们都咧着嘴,嘴角上翘。我学着他们试了试,不舒服,很累。 后街一片白色,也有很多人,和敲锣打鼓那些人的很像,但他们的嘴角都是向下的,有的人还在不停的抹脸,捶地。我试了试,依旧不舒服。 我走遍人间的春秋冬夏,游荡过市井繁华,可我始终学不会,他们是怎么把五官摆的奇奇怪怪。 我的梦想就是学会变换五官,想知道,那些扭曲的表情有什么不同。 后来我给了小丫头一串糖葫芦,她便赖着我不走了。每天叽叽喳喳在我耳边说个不停,五官也会摆出各种组合,我虽学不来,但渐渐觉得习惯。 小丫头长大了,跟在我身边不再叽叽喳喳的,头发慢慢变白,开始跟不上我的脚步。有一天她告诉我她要走了,终于可以结束了。 她说,我用了一辈子,也没能换来你一点心动。 心动?我的心应该一直在动的吧。 我看不到她了,身边少了一个小尾巴,有点不适应。我依旧每天浑浑噩噩,直到一个小姑娘拿着糖葫芦蹦蹦跳跳的从我面前走过,有什么东西落在脸上,湿湿的。 抬头看了看天,没有下雨。抹抹脸,我还在人间游荡。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