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诗与思
    哲学,我要如何呼唤你? 形而上学的大厦早已崩塌,曾经所视的不过一座座被幻想精心雕琢的空中楼阁罢了,什么“分析哲学”,什么“语言学转向”,什么“当代形而上学的重建”,无一不是废话连篇的多言饶舌,这是自亚里士多德以来面对伟大传统何等地堕落,面对上帝、本体、存在何等地逃避。 他们无非是以一个更精巧的自欺来掩盖原先那个相对拙劣的自欺,无论在哲学还是文学中,人们早已杀死了一切值得追求的东西,随着主体性的没落,不但上帝死了,现在人也死了。 一切科学、伦理、信仰全都已经死去,整个思想界早已丢失活力,除了一批批“分析哲学”、“解构主义”的学术明星外,这个时代,竟什么也没了。这样一个沉寂、空虚、断裂、散乱、荒谬、非理性的后现代,还有谁能来回应哲学那最本源的呼唤。 曾经作为形而上学,勇于向上帝、本体、存在发出诘问的哲学精神,早已枯萎,这片荒凉的旧土地早已没了往日的激情,所有曾经盛开、绽放过的璀璨之花早已从人类的主体精神之中慢慢隐退、消亡 一个没有形而上学的民族,就如同一个没有神灵的庙堂,西方的神灵死了,东方的神灵还在吗?如果在,那么是真的在,还是只是虚有其表呢? 面对此等诘问,当真只有沉默吗? >>阅读更多
诗性,形而上学,呼唤,哲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