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听书姑娘
    恍惚之间,姑娘已满脸清泪,她凭栏望向此时延绵枫红的长街,想着虽不知何时,抑或能否再与那人相见,她仍会珍藏这份千年相会的记忆。而那人如果仍旧在这浮世中漂泊,有一日也定会忆起一切,撑船来会,以清酒笑颜消融自己眉间的悲戚霜雪。 -- 霜雪千年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