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拖延俱乐部顶级VIP
    现在是5月15日,广州的夏天异常的炎热,比昨天还热,一个人走来走去。来往的人很多,热气的侵袭使我迈不开脚步,太热了,经过一家益禾堂,不经意间往店里看了一眼,正想朝着店里走去,刚迈出一步,瞄到了店门口摆出的标价:烤奶7元/杯,我停住了脚步,仿佛时间停在了这一刻。望了望天,阳光直射我的眼睛刺的我睁不开眼,天好热,今年我18岁,想喝一杯烤奶。 >>阅读更多
今天的广州热死了!,这一刻我的眼泪💧,益禾堂好喝的烤奶

用户:此生佳期待良人
    我退下过去的白衣,换上魔界的玄衣。 我是一只白孔雀,自小我便因着一身无杂的洁白而骄傲,也因着我是凡鸟中最似上古凤凰之姿的鸟儿而自喜,我离他又近了一步罢..... 换上这玄衣又如何,喝下魔血坠入魔道的那一刻,我无比幸福。哈哈哈,锦觅,起码从这一刻开始,不是你,是我一直陪伴在他左右,我想我也会永远一直伴着他。 忘川河畔,我的旭凤抱着我,说娶我,让我做这魔界唯一的魔后。 我终于要成为他的妻了,我内心的欣喜满溢的装不下我的心房了。旭凤,你终于看到我了。你终于,只看我了。 婚礼当晚,我坐在镜前,看着自己,镜中人媚眼桃花,虽一身玄衣,却也满身喜气。我想,我定伴你千秋万世,我定随你左右,再也不与你分离。这一刻的幸福,是我这辈子这顶累顶乏的一辈子中,最欣喜的一刻了。 虽然,验心石已经换成假的了。 我醒来后头疼欲裂,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会被人打晕在地!有刺客!不好!旭凤! 我飞奔至大殿中。 却看到了,这一幕。 锦觅啊,锦觅,你为何不肯放过他,也放过我? 我真的好累啊…… 我绝望的望向旭凤,我无法开口,问他这是怎么回事,我好怕,好怕听他说这是他的计谋。 >>阅读更多
穗禾,这一刻我的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