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珈伊
    薛洋嗜吃甜食,被一颗糖就能哄好的人能坏到哪里去,薛洋的善心已经被这个世事磨灭了。薛洋守着晓星尘的破魂八年,最后活成了他的模样。 为什么连薛晓的一点点糖都不给我留……[可怜巴巴][可怜巴巴][可怜巴巴][可怜巴巴] >>阅读更多
搬运侵删,支持国漫,薛洋×晓星尘,魔道祖师,耽美 搬运侵删,支持国漫,薛洋×晓星尘,魔道祖师,耽美 搬运侵删,支持国漫,薛洋×晓星尘,魔道祖师,耽美 搬运侵删,支持国漫,薛洋×晓星尘,魔道祖师,耽美

用户:即墨
    姐妹说想听《草木》让我唱给她 我说我去学 结果打开那首歌 开头还没感觉 听到中间 学一句 哭一遍 救命怎么会有这么虐的歌 怎么会有这么虐的歌!! 还让不让人学了 这玩意能学的下去吗!!![难过][难过][感激] >>阅读更多


用户:小仓鼠
    一座城,一个人,谁等谁复魂; 一扇门,一道痕,谁论谁败胜。 一颗糖,一处荒,谁欺谁眼盲; 一奢望,一场殇,谁成谁模样。 一弯月,一命劫,谁与谁夜猎; 一烛曳,一断阙,谁看谁覆灭。 一盏杯,一梦醉,谁道谁忘归; 一轮回,一年岁,谁愿谁不悔。 唯有断掌将饴糖藏. 晓星尘晓何人之心,唯有霜华横此生葬. 我最终活成了你,半死不活 痴狂入魔. “那可不行 你一开口 我就笑 我一笑 剑就不稳了” 本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 却背着霜华 蒙着白纱 硬是把自己活成了明月清风. 你当蓝湛问灵等十三年不易,可还盼回了一人; 可你可知道, 薛洋义城空守了八载,终究身消逍遥,盼不回一魂. 眉梢眼角藏秀气,声音笑貌露温柔 “他们什么都好 就是运气太差” 是啊 他们所有的运气都用来 在最美好的年华遇见彼此了 晓天晓地不晓星尘,渡人渡鬼不渡薛洋 字是成美,想来却可笑 道长,你给薛洋的糖终是碎了💔💔💔 >>阅读更多


用户:琪琪子
    宋岚低头,看着穿过了自己心脏的霜华剑锋,在慢慢抬头,看到了手持长剑,面色和平的晓星尘。 晓星尘浑然不觉,道:“你在吗?” 宋岚无声地动了动嘴唇。 薛洋笑道:“我在。你怎么来了?” 晓星尘抽出了霜华,收 >>阅读更多
晓星尘宋岚,薛洋×晓星尘,魔道祖师 晓星尘宋岚,薛洋×晓星尘,魔道祖师 晓星尘宋岚,薛洋×晓星尘,魔道祖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