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coul
    17岁那年我遇到了她,那年她19,大我两岁,我读高中她读大学,我以为我们应该不会有什么交集,但是有时候偏偏就是造化弄人,她成为了我的girl,虽然年纪比我大,但是她更像一一个小孩子。每次周末我第-件事情 就是 买好菜到她家,做好饭等她下班,当然我也想过让她给我做饭。所以说有-次我叫她下厨,结果嘛,厨房差点没了。后面就都是我做饭,她洗碗。晚上空下来一起在沙发上,看看电影。当然了零食是必不可少的,每次看完电影,她的嘴角总是会挂满食物的残渣。真的好希望时间能够停滞在哪几年光景里,21岁那年,我还有一年就毕业了。我和她说过毕业就结婚,在我20岁那年的那个暑假,我们一起去游历了,大半个沿海,她说当做我们提前的蜜月旅行,我看着她笑的像个孩子,在海边的渔船上,两只脚丫子拍打着水面,风撩起她的头发,画中佳人可能也不过如此。回到我快要毕业那年,她找了个当老师的工作,有一天我去接她下班,她给我说有件事情想和我谈谈.....她父亲有天给她打电话,想让他去广州发展。她是个很懂事的女孩子,和父亲从小就是聚少离多,但是她从来没有抱怨过,一直到考上大学。她一直都是一个很懂事的孩子,我知道她在问我的意见...... >>阅读更多


用户:小落小珞
    午后小憩,做了个悠长的梦,梦中有七彩,缠绕半生。 无常,白和黑成了兄弟,纠缠成阴沉的灰。一日,白放纵见了红,黑便收下一抹绿!幼稚的蓝,望模糊的天,白云污了心事,褪了色。除了少年,没人记得粉的笑,紫的梦。 爱一夜又一夜再一夜后流走了!留几日殷红苦痛,没人伤心!男欢女爱是赤色的迷雾,令人目眩神迷。 再后来,可能下一个故事里的绯色事件。差不多的滥俗剧本,N年后,白的床黑的夜绿惨惨的月灰的天麻木的心。曾经的少年早发了霉变了色,有幸再次出现在故事里便成了谈论中的曾经。那年,有抹蓝痴迷着白,死去活来。 噢,亲爱的,白洁高贵的宠儿呢喃着呻吟着娇媚着。那些家伙真是可爱啊,可有什么用呢?我只爱你,你是我生命里独特的颜色,是从未有过的五彩斑斓……见了鬼啊,愚蠢的过客,你们从不知白的本质,她是抓不住的透明,无色无心,纷杂的欲望赋予她想要的色彩。 白的灵魂在暗夜里偷偷开了朵花,黑色彼岸深处见了白色光茫。于是黑白也好,红绿也罢,终是归于生活,继续无休止地纠缠,化为新的七彩,只要你能与自已和解。 可是,我们都有权力不与自已的过去或过错和解。谁知道呢,或是怕一朝放过自己,醒来却发现是南柯一梦。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