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鸢北
    #第58本《辛弃疾词传》 或许对于稼轩而言,在词史上的盛名实属偶然,反倒有心培植的收复中原的梦一直未能开出绚烂花朵! 有熊熊壮志,无用武之地,哪有归隐的闲趣,都是出仕的愿望不能实现后的躲避,带湖和瓢泉终归洗不掉他的满心壮志,每日陪伴他的淙淙流水、潺潺小溪、粼粼波光、葱葱青山、袅袅雾霭、到底听不懂他的言语。 但每次出仕迎接他的都是排挤和不被重用,他曾一次次上书论证还我山河的梦想,却一回回亲眼见证梦想的破灭,直到闭上双眼…… 只留下这些诗句任凭世人评说,其实他来说也已无关紧要…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破阵子.与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 “少年不知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丑奴儿.书傅山道中壁》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节选 >>阅读更多
读书感受分享,辛弃疾词传,一起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