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诗者:鱼米先生
    如果我还能找到你 文:鱼米先生 每次听见有人提起和你一样的名字, 我就忍不住停下侧耳倾听 然后欢欣离去,仿佛打探到了关于你的消息 对不起,只是我还不能见你 如果可以找到你,请你听我把这句话说完 对不起,我还是不能见你,我容颜憔悴 荣光不再,会羞于面对那些关于我的回忆 如果你还记得我,我情愿躲在大树下看你 稠密的树枝撕碎阳光,恰到好处地别一块在我胸前 反光会让你以为,是那条深情的项链 对不起,我不得不告诉你,那条项链已经被偷走 如今我一无所有,剩一点还未用完的时间 以及这一副骨架,要不你就拿去看看有没有用 将我涂抹艳丽的颜色,做成装饰品 或者在午夜煲成灵魂烫水 分给颓废者一些 不要拒绝我对你的爱意,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恨你 如果我还能够找到你,哦,对了,我早就失去了你 (这是我首次尝试这种自由体诗歌,更接近西方的翻译过来的。这种格式诗歌叙事性更强,表达也更直接。诗友不妨也尝试尝试,也不要觉得不屑一顾,往往看似简单的东西,往往越难实践。) >>阅读更多
来自鱼米先生的安慰,SSR计划,原创诗歌,诗与远方,诗歌

用户:诗者:鱼米先生
    拒绝爱情 文:鱼米先生 爱情,我并不需要你 曾经我是多么快乐 你来了以后,我竟充满了忧伤 以前天空很蓝,在乎的人都在旁边 现在只觉得天空很远, 每个人都已找不到,我是不是弄丢了自己 说好的事情做了还不到一半 不知来生还能不能再续上约定 如果不能,谁将来惩罚这遗憾 我也不会再用质问的语气索取 我的心花又怎能开进你的梦魇 拒绝爱情吧 放下手里的苹果重新拾起奶瓶 当你再从我身旁路过 看我眼神绝不会有一丝慌张 我躲进房间,将阳光和你都挡在外面 我会偷偷地亲手刺瞎双眼 相信只要看不见你,我就不会饱尝爱情之苦 >>阅读更多
来自鱼米先生的安慰,SSR计划,原创诗歌,诗歌,孤独

用户:诗者:鱼米先生
    国庆节到了,所有人都要快乐。有的人今天会去爬山,有的人今天会去走路,还有人会如同我在床上不愿起来,不管你们以何种方式快乐,或者交替着快乐,只要记得快乐。 思念我的人,不要为身在远处的我落泪,平日里在人群中奋不顾身,如今我打算把今日留给自己。我不需要祝福,也不接受安慰,我只要靠着墙壁,抱紧自己。 你们去快乐就好,也不必将快乐完整地告诉我,今天我将为所有人祝福,写诗。愿你们食物充足,饮水充足,就算在拥挤的路上,眼前的风景也是你的旅途。 愿你们有一颗温暖的心,可以温暖身边每一个人。泛黄的树叶向所有人问好,为你们坚守着深秋的美丽,南归的大雁说等过完节再走。心中满怀着远方,行程就是诗歌。 今日我的文章苍白无力,我还是想祝福和我一样漂泊的人。离家的孩子,不要觉得阵阵凄凉,很多人正排在路上赶往这里。秋天会公平的路过每一寸土地,你脚下踩着的正是他人眼中的美景。 孩子们,我也为你们祝福。今日里,你们是盛开在深秋的花朵,隆冬也不会凋落。尽情地微笑吧,等失去童年以后,生活将会成为别人脚下辗转的皮球。也不会想起我今日的祝歌。 最后一份祝福,还是给你们,祖国、我的母亲,对不起,儿子让你们丢尽了颜面。 >>阅读更多
来自鱼米先生的安慰,SSR计划,美文,一个人的旅途,国庆

用户:诗者:鱼米先生
    意识论概论 意识是物质发生运动的基础,只有当物质有自主意志或被动意识时才会发生运动。这里的意识可以是可控意识,比如思想、外力等;也可以是非可控意识,比如自然界的风雨雷电等自然力。 例: 光的传播,当光源散发光能,推动光粒子直线运动,此时光能就是非可控意识。当然随着人类科技的进步,非可控意识可以受到可控意识的影响,反之非可控意识也能影响可控意识。光能其实是非可控的,但是如果借助工具,或者注入能量等方式足可以将光能传播方向发生改变。我们分析可知,光子原意识(第一意识)是静止的,当光能(第二意识)对其产生作用之后,光子就会发生运动,那么光子的原意识就受到干扰,但不是完全消失,在一定距离后光子不再传播,恢复到静止状态也就是恢复到原意识状态。于此同时第三方意识介入,第二意识就会受干扰,第一意识也同样会受到干扰。 由此可见只有意识不受干扰时,保持原意识形态才能够达到真正自由,但凡有了一点点外因干扰,物质的运动势必会受外因干扰,从而很难达到自由。 物质在运动过程中只有意识达到自由时,人才会真正自由,也就是自我自由状态。最大的自由是自我自由。 鱼米先生原创哲学《意识论·自我自由》敬请期待…… >>阅读更多
来自鱼米先生的安慰,论文题目,感想,哲学

用户:诗者:鱼米先生
    相遇的故事 文:鱼米先生 曾为你的到来欣喜万分 你却因寂寞选择离开 还未窥见爱情全貌 我就必须去适应失去 姑娘,诺言如此之轻 让我惊觉阵阵后怕 相遇本就偶然而充满美好 为何会成为你手里屠戮的刀刃 让在乎人伤痕累累 姑娘,你是否嫌我无趣 尽管我曾是努力地跟你讲话 我明白并非不能把你打动 只是开始就已被排除在外 酒精无法还给我一个睡眠 刚步入黑夜,却不得不接受黎明 这就是一场相遇的故事 会永远刻进人们的恐惧里 >>阅读更多
来自鱼米先生的安慰,SSR计划,诗歌